SAKUNA 🌸

磕cp是心灵的慰籍.

留白(7)

我又来更文啦,应该是时隔两个礼拜差不多没有更文了。录取的事情都过了,我就有精力来码字。
1.请勿上升真人,尤其是汪汪叫的狗
2.文笔渣,不要嫌弃,你行你上
3.本文属于个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我不惧怕舆论,更不惧怕别人的目光,但我惧怕的是他在悄然离我而去。

和宇野昌磨一起下了飞机后,羽生结弦凭借在日本苦学中文的结果在出租车司机东北口音的洗礼下如鱼得水,没有办法,以前和金博洋在一起的时候耳濡目染连中文发音都是操着一口东北汉子的口音。

宇野昌磨眼里流露出疑惑:“你什么时候学的中文?”

“以前他教我的。”

“……”

宇野昌磨瞬间明白,转而不再多说什么。他自然知道羽生结弦口中的那个“他”是谁,他也无需过问。

三伏天在哈尔滨也热的慌,本就因为天气而过于烦躁的羽生结弦想着接下来怎样面对金博洋更加烦躁了。无力地靠在车座上,看着窗外繁华的哈尔滨,高架桥上花滑冰典的两面广告牌立在高架桥旁,广告牌的主角引起他的注意。

突然,出租车一个刹车,羽生结弦身体猛地往前倾,朝着出租车挡风玻璃往外看去,几十辆车甚至于几百辆车在高速路上堵车了。

羽生结弦放下心,正好,可以趁机看看那块广告牌。主角是他早已心心念念已久,长时间占据他心头的人称花滑四周跳的小王子——金博洋是也。

上次在日本没有好好看看他,现如今隔着这么近的距离,金博洋面部棱角越来越鲜明,挂在脸上不羁的笑似乎要摄人心魂的模样。下面来了一个龙飞凤舞的金博洋的签名,相对于以前稚嫩的笔锋,现在的金博洋似乎很狠戾的样子。以他的中文实力,非常轻松的认出了广告牌上的用樱花组成的中文小楷体以及英文原体:三生的樱花,愿盼来三世情缘。Harbin's  ice  a grand ceremony
,Only you can't be less.(哈尔滨的冰上盛典,唯独不能少了你。)

三生的樱花,愿盼来三世情缘。

樱花代表的是自己吗?

羽生结弦不敢妄想,

忽然,车子开动离广告牌远去。

这厢,金博洋正被许老头教训。

“人家都快到了你还在这儿干什么,嘿我说你金博洋,人越大越风流是不是?”

“没有,我还是很纯情的。”

许老头眼皮骤然一跳,觉得剩的不多的头发一夜之间快秃了。

“hi,Boyang,why do you stand here?what   hot weather,isn't it?”

金博洋抬起头,看见杂技娃和梅德韦杰娃戴着反光墨镜站在自己面前。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头,打算保持一下自己高冷的形象,突然有人熊抱了自己,吓得高冷王有点懵。

“hi,guy,Miss you so much!”

金博洋黑脸,“说中文!”

戈米沙讪讪地松开金博洋,像冰场的主人一样招呼众人进去。等到众人都进去以后,戈米沙拉住正欲抬脚跟进去的金博洋到队伍的最后一列,悄悄咪咪地说:“羽生结弦不是要来吗?你不尴尬?”

金博洋咬牙切齿:“我当然知道他要来,再尴尬又能怎么样?”有人突然回头看了一眼,金博洋回以足以让对方惊艳到的露出小虎牙的微笑,看到对方转过头去,才继续说:“反正以前的事都过去了,我已经不相信爱情了,独自养着一个女儿也挺好。”

戈米沙突然觉得这个大兄弟有点可悲,说什么不相信爱情的鬼话,他敢发毒誓,金博洋以后会“啪啪啪”打自己的脸。

“那你刚刚在门口干嘛?是不是在等羽生结弦啊?”戈米沙突然笑得有些“淫,荡”,而后收起笑脸说:“也是哦,毕竟几年不见了嘛!”

金博洋脸一沉,推开戈米沙快步朝前走说:“爱滚哪儿滚哪儿去,反正这个地方不欢迎你!”

戈米沙明知道他在开玩笑,却还是装作一副很可怜的样子追上去:“别嘛,咱好不容易聚在一块儿,就别赶我走了呗!诶,对了,下次记得带上沫沫!”

“哦,只要你不提他就行,省的我心烦。”金博洋保持自己高冷的形象,双手插进裤兜里说。戈米沙默默翻了个白眼,追上去。





T.B.C




我非常不要脸的来求评论,求点赞,爱你呦,么么哒~(^з^)-☆

150fo:金博洋的土味情话

土味情话来了,大佬教你怎么撩妹撩小哥哥!

隋文静给自己化妆的时候,悄悄瞥了一眼正在刷抖音的金博洋,正笑得花枝乱颤,一点运动员包袱的架子都没有。

来点刺激的吧。隋文静想。

“天儿。”

随着隋文静的呼唤,金博洋从手机中抬起头,茫然地看着老铁:“啥事儿?”

“那天我在走廊碰到了羽生,我问羽生喜不喜欢你,人家说不喜欢你。”

人家说不喜欢你!

人家说不喜欢你!

金博洋心一抽,不想给自己丢脸,装作非常不在意的样子说:“我知道啊。我只是单相思,人羽生才不会喜欢我。”

正说着,金博洋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主意,要是我用情话来攻击羽生的话,嘿嘿嘿(。ò ∀ ó。)。

金博洋当即就关了手机,起身走到门前要开门。谁承想,他刚要开门,门竟然被人推进来,金博洋的一张小俏脸被门板狠狠地拍了一下,我的老血呦。

金博洋趴在门后的墙壁上,一道血柱顺着雪白的墙壁往下流。

一颗脑袋从门后探出,惊讶的看着金博洋:“博洋,你没事吧?”

金博洋快速的翻了翻口袋里的纸巾,扯下一截后揉成团直接塞进鼻孔里,然后转身愤怒的看着罪魁祸首。这一看,他的气全消了。

“原来是yuzu啊,没事,气急攻心而已哈哈哈。”金博洋打着哈哈。

羽生结弦点头,想说什么却记不起来了,“等会儿,让我想想我刚刚要说什么。”

金博洋:没事你慢慢想,我反正不着急嘿嘿嘿。

羽生结弦拍了下脑袋,恍然大悟地正要开口,金博洋已先一步开口:“yuzu我问你个问题好不好?”

羽生结弦茫然点头。

“你喜欢喝水吗?”

羽生结弦皱了皱眉头,这是什么鬼问题?

“喜欢啊。”

金博洋像是得逞了一样说:“那你已经喜欢上了70%的我。”

羽生结弦:“……”

看起来好像还不错哈,就喜欢博洋对我表白的样子。

羽生结弦来劲儿了:“继续继续!”

“现在几点了?”

“哦,我看看,19:30。”

“不,现在是你和我幸福的起点。”

“……”

“你知道我现在最想走哪条路吗?”

“不知道。”

“阿一希特路。”

羽生结弦心花怒放,他此刻很开心他是个日本人,他听得懂!博洋说爱他!

“你太瘦了,我希望你胖一点。”

“为什么,瘦的不是很好看吗?”

“因为我想让你卡在我的心里出不去。”

完了,羽生结弦要飘了!那个谁,金博洋!你还笑!把羽生结弦拉回去!

留白(6)

好吧,你们期望的留白又回来了,其实我17号就中考完了😂我很努力的,每天都点开备忘录准备更文,可是脑子里的墨水越来越少,没事,反正我中考完了慢慢写文。今天下午两点中考查询成绩,心里好紧张,金博洋羽生结弦各大佬祝我成绩过380。发文。


我是不是你的缪清?

金博洋曾经问。

是的,是上天赠给我的缪清。

羽生结弦回答。

———————————————————

这天金博洋来到训练馆的时候,许久不见出去度假的金杨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金博洋眼眶泛红,惹得金杨一顿嘲笑。

“不是吧,你金杨哥才度假两个月你就这么想我?来来来,抱一个。”正要熊抱扑上去,金博洋闪开,金杨猛地一个踉跄面朝冰面平地摔(大概我对平地摔有什么误解?)。

“跟你闺女一个德行,皮!”

金博洋咬牙切齿:“少拿我宝贝闺女说事儿。”

“行吧。许老头子告诉我,这几天别国的花滑选手也要过来了,说要布置好场地什么的。”金杨岔开话题。

金博洋拿出冰刀和冰鞋,套上后斜了一眼正在等回复的人:“管我什么事,我只是个吃瓜群众。”

金杨在心里默默翻了一个大白眼,悄咪咪竖起中指,平复了一下想揍人的心情后,说:“许老头的意思是这些事情由你全盘负责,请灯光师啊造型师啊什么的钱全部由你出。”

“What?我退休金的钱不是很多好吗?我们家还没过上小康生活,我哪里来那么多的钱?是不是想让沫沫骂我败家子还是怎的?”

他虽然很有钱,但不是到马化腾马云比尔盖茨王思聪老爸那种程度好吗?

“切,就你还没钱,有本事把身上的迪奥,古驰,歌帝都给我脱下来!”

金博洋不说话了,要是再多说一句话,金杨有可能就扒了他的衣服,那可不行,他的衬衫和裤子是古驰的,内裤是歌帝的,那岂不是走光了?我金博洋不要面子的啊?

金杨不再理金博洋,拿下刀套滑向冰场。

金博洋默默算了下日子,16号是FANTASIA正式开始,然而花滑运动员们13号就要到达哈尔滨训练编舞。啊,头有点疼,这日子怎么过的这么快,今天已经是6号了啊,时间算起来不怎么够。

好想给自己放首二泉映月是怎么回事?

今天再合一次乐吧。

金博洋想。

以这几年的经历,滑出惊艳四座的曲目对自己来说好像并不难,只要把感情全部注入进去,一首unknown的歌也能闻名全世界。

除了电影里,没人会等你四五年。说白了,感情就是没有常联系就没有的东西。金博洋上冰的时候脑子里突然蹦出这样的一句话。默默叹了口气,只得接受命运的安排。

想在他的面前舞一曲《缪清之舞》,权当是在告别过去,告别他,告诉他,金博洋已不是他的缪清,自己一个人过也会过的如鱼得水。

可是,你的心里真的想忘了他吗。

金博洋心烦意乱地摇摇头,想:金杨!就算去吃了屎也要把你拉上贼船一起出金,我金博洋也要养家糊口!

羽生结弦清点着面前的行李箱,扒拉着衣柜,其实也没多少好看的衣服,尽是清一色的黑色西装和黑色休闲服。

小林优子抓着门沿,小心翼翼地问道:“需要我帮忙吗?”

羽生结弦没有回头,像是没有听见她的话似的,自顾自收拾行李。

小林优子重重地叹了口气:“等他原谅你了我们就离婚吧。”

羽生结弦收拾行李的手明显顿住,慢慢回过头看着一脸平静的小林优子,心蓦然一沉。

思考了半晌后,羽生结弦点头。他不再去看小林优子的反应将会是怎样。如他所料,小林优子把自己的情绪掩藏的很好,大概她并没有那么喜欢自己。

清点完行李后,羽生结弦抓起桌上的机票,欲走。他想起还在卧室里睡觉的楠一,放下行李蹑手蹑脚地走进去。

“等他醒来后,告诉楠一他真正的父亲是谁,不要一直将他蒙在鼓里。”羽生结弦掖好被子对小林优子嘱咐。

羽生结弦走了,不拖泥带水,走的干净。

羽生结弦合上门的那一刻,羽生楠一缓缓睁开眼睛,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苦涩地看着母亲:“母亲,我是不是不是父亲的孩子?是别人的?”



T.B.C

咳咳,再次说一句,那些黑子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笔粗糙,凑合看。
正在努力更文中。





戈米沙牌的定值电阻(物理篇)

勿上升真人,严重OOC,不满请港。

金博洋的物理还是可以的,至少在班级里能排前十几名。他的力学学的贼拉拉的好,就是做题的时候一碰到电学就十分的伤脑筋,秒怂。他快初三毕业了,却还是对“伏安法测电阻”、欧姆定律那些拓展题一头雾水。
他觉得自己就是个物理学渣。从初二开始,物理就一直保持着中等水平,不上也不下。到了初三就换了一个物理老师,据说过几年就要升为校长。

“跟你说多少遍了,不会就列九宫格!”物理老师真的恨铁不成钢,几次敲着金博洋的额头,然后再耐心的教他做电学题。

“啊,我真的不适合做电学啊!”金博洋在回教室的路上心里咆哮着。真讨厌电学!

“天天诶,放学去吃麻辣烫怎么样?”戈米沙凑到金博洋旁边,异常兴奋。还没来得及得到金博洋的回答,一个人直接把戈米沙和金博洋从中间分开。

“博洋博洋,我要和你说件事。”

戈米沙不停着翻着白眼,看着旁边羽生结弦使劲地往金博洋身上凑的样子,呸,色男。

“什么事?”

羽生结弦整理了不存在的领结,清了清自己的嗓音后,没有顾及亲爱的戈米沙在场,直截了当地说:“博洋,我爱你。不是朋友的那种,是恋人那种喜欢。”

金博洋和戈米沙不约而同地睁大双眼,一个满脸娇羞,一个像吃了屎一样脸色臭臭的。

戈米沙感觉不对,自己为什么要生气?但是,好像自己家的白菜被猪拱了的赶脚。

金博洋表面只是红了脸颊,心里已经是乐开了花。啊啊啊啊,羽生男神说喜欢我!!他喜欢我!喜欢我啊!不喜欢别人,就喜欢我!

“博洋?”

羽生结弦唤醒正沉浸在满心欢喜的金博洋,表示他还欠自己一个回答。

戈米沙转头看了眼金博洋。啧,真不是个男人,要不要这么害羞,是个男人早就亲上去,磨磨唧唧个啥子呦。

“那个,我……”金博洋结巴。

“嗯?”

戈米沙又翻了个白眼,最为观众的他,很着急!下面剧情是什么,透露一下呗。

金博洋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视死如归一般鼓起勇气看着站在太阳底下,闪着金光如同雅典娜女神的羽生结弦,说:“我说,唔……”

戈米沙瞪大了双眼,嘴巴不经意张开,可以放下一个鸡蛋。他捂住自己的24K金氮狗眼,怎么办,自己也想谈恋爱了。就像一个220V的电灯泡,0.1A电流流过的定值电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令戈米沙这么捶胸顿足?

事情是这样的:

金博洋想说我也喜欢你的时候还没说出口羽生结弦就忍不住了因为他想亲博洋的这个念头已经藏了三年所以他就亲了上去想不到博洋的-唇这么软像果冻一样甜甜的就感觉自己赚到了。

END.

已知戈米沙牌电阻接入电路中,会有0.2A电流通过,中国额定电压是220V,请问,戈米沙牌的定值电阻是多少?

【柚天】不痛症(番外二)

这篇番外好像欠了一个多月,要不是今天家里网络宽带问题,我可能死也不会再更这篇番外。但是,更完番外的我很开心……

勿上升真人,谁上升谁不孕不育。

“诶,这个摄像机怎么开?”羽生结弦手里摆弄着一台昂贵的摄像机,随便捣鼓一番,镜头里呈现出自己的模样。

“吼吼吼,出来了!”羽生结弦兴奋地喊出声。旁边的戈米沙送了他一道白眼。

“是的,不负众望,我们请来了羽生来做一些简单的采访。”

羽生结弦竖起剪刀手,晃了晃对着镜头大喊:“你好,俺娘,扣你鸡娃,笨鸠,哈咯(汉语,韩语,日语,法语,英语的你好。)!”

“行啦行啦,憋智障了。”

采访开始。

“退役了,有啥想法?”

“emm,有些遗憾,没有在最后一场比赛中获得冠军。但是,博洋获得了冠军。他滑的《夜莺》非常的感人,而且,博洋跳出了难度非常大的五周跳,虽然博洋退役了,但他依旧开启了五周跳的时代……”

“stop!我问的是你的想法。”

“我的?就是以上想法了呀。”

“……行吧,那么最后一场比赛有没有得到什么特比的礼物?”

“特别的礼物?博洋的亲亲?”

“有没有别的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博洋的抱抱?”

“……除了这个呢?”

“咳,在床上?”

“呵呵,俩口子私生活很丰富嘛?那么有没有粉丝的礼物?”(戈米沙强颜欢笑.JPG)

“博洋送的GUCCI(古驰)?”

“有没有别的?”

“博洋送的歌帝?”

“粉丝!送的!别的东西!”

“博洋送的香奈儿、小猪佩奇、蜘蛛侠以及本人?”

我……

“退役了想做什么?”

“做博洋的丈夫。”

“……还有呢?”

“博洋的孩子的爸爸。”

“退役了有没有去嗨?”

“和博洋去了迪士尼乐园,还有夏威夷,毛里求斯,爱琴岛,巴厘岛……”

“最近有没有和BO联系?”

“有,经常和博洋一起给BO打视频通话。”

“有没有收徒弟?”

“有啊,和博洋一起收了一个中国女孩儿和日本男孩儿~”

“毕竟是教练新手,怎么教徒弟的呢?”

“博洋叫他们各种跳跃,我教滑行技巧。”(偷笑ing)

“退役后有没有特别想做的事情?”

“和博洋亲亲抱抱举高高!”

“有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

“和博洋回娘家!”

“……”

“有没有考虑过孩子?”

“正在进行中……”(淫荡的笑)

“Ծ‸Ծ导播记得把这段删掉,黑历史呀黑历史呜呜呜~,”

“最喜欢吃什么?”

“博洋的……”

“好,下一个问题,最喜欢喝什么?”

“博洋的……”

“OK,下一个问题,最喜欢什么运动,除了关于花滑?”

“和博洋在床上……”

“好,下一个问题,和博洋相处这么久,有没有喜欢的潮牌?”

“博洋喜欢的我都喜欢!”

“……想对粉丝说点什么?

“谢谢喜欢我和博洋,我和博洋会好好过日子的!”(鞠躬)

“想对徒儿说什么?”

“好好学习,不要再像博洋那么皮!”

“最后,想对自己说什么?”

“我会一直爱着博洋,到天荒地老,纵使海枯石烂,天崩地裂,我也会爱着他,不离不弃。”

噗——

哦,是戈米沙的老血喷出来,没事没事。

隔天。

今日花滑大新闻:惊!戈米沙采访完羽生结弦后怒摔摄像机,并短暂性休克!

记者闯进病房采访戈米沙。据悉,戈米沙采访时,羽生结弦十句中有十句不离金博洋。

T.B.C

完了。

【柚天】留白(5)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就像星辰,每当月夜来临,满天的星光撒下,只为给你留一个舞台……

没有那个地方,没有的。

羽生结弦在回东京的路上时,心里一直默默重复着这句话。他过去了,然而,他所期盼的,正是他失望的。日本或许没有“解忧杂货店”,又或是老天对他的惩罚。

真的恨不得马上就到冰演的日子。那么,就可以见到金博洋,一切的误会都可以解开。

即将到达自己的家时,他又拐了个弯,车子朝着另一个方向驶去。

宇野昌磨真的好后悔,为什么开门之前不看下来的人是谁!就这么冲动的打开门,害的他退役之后还要听羽生的唠嗑。

真的,前辈不是我说你,你活的越来越像一个优柔寡断的老大妈了,中国的那种。

极其不情愿地为羽生结弦泡了杯茶,重重的放在羽生面前,表情凝重的坐下一起品茶。

“你觉得我怎样?”

嗯?这句话有点熟悉。好像有点像自己的母亲催着自己去相亲,见到相亲对象后顺便问一句的赶脚。

“嗯——”

“你可以先说缺点。”

宇野昌磨带着“认真的吗”的眼神看着羽生结弦磨蹭了许久才开口:“前辈吧,是一个很会撩的那种,但是有点撩过头,给人一种雄孔雀开屏的样子,而且撩完就跑,不负责任。感情专一,但很容易被迷惑,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意思。大概是这样的吧。”

抬眸看了眼脸色渐渐转黑的羽生结弦,心猛地沉下去,暗道不好,又惹了这个小祖宗了。不,是老祖宗。

宇野昌磨心烦意乱地拈起茶杯,一口闷,当时就应该把羽生结弦关在门外不让他进来,把楠一带过来多好,我还是蛮喜欢楠一的。

“你说的也对。”

宇野昌磨猛地抬头,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人闪烁着星星眼,嗯,有点辣眼睛。

“我就是这样的人,当时明明对他喜欢的要死,却因为自己的胆小一直不敢跟他表白。如果不是他喝醉后吐真言,我也不知道他这么喜欢我。想对他解释为什么要离开他,我却开不了口,话到嘴边,无力开口。我想让他等我,等我和小林优子离了婚,我就娶他,但是,我有什么资格呢?和他在一起很开心,就算下着雷阵雨,他也会闹出许多玩笑,我陪着他一起疯,那段时光,是我最快乐的时光。现在,我却对任何事提不起兴趣,除了关于他。”

宇野昌磨知道他说的是谁。的确,有了金博洋,羽生结弦就像刚升起的小太阳一样明媚,离开了金博洋,他就像被乌云遮住的太阳一样阴沉沉。

“我爱他,每日每夜。他以为我狠心,我是个爱情大骗子,他说出永远都不原谅我的话时,他不知道我的心已是千疮百孔。走的时候,我多么想回头抱抱他,亲亲他。可是,我不行。”

一颗泪珠从桃花一般的眼睛滴落,划过面孔,在空中闪烁,最后重重的砸在茶几上,碎成无数的水滴。

沉默地看着那一摊泪水,宇野昌磨扬起眉毛:“就算你是卫冕冠军,可你在爱情方面还是小儿科。爱情需要付出代价,不像小时候玩过家家,许了一生就是一生,既然已发过誓,就要对恋人负责到底。”

羽生结弦愣住,他没有想到比他小的宇野昌磨竟然会懂这么多的道理。更没想到,他竟没有用敬语和自己讲话,这是在激怒自己吧。

宇野昌磨似乎读懂了羽生结弦内心的想法,他自嘲的一笑,把目光转到墙上挂着的相框。相框里是他和一个女人的合影。女人很漂亮,没有像日本女生那样可爱的婴儿肥,脸颊瘦削,笑起来有两个酒窝。单单是一张照片,就已觉得女人很贤惠。

“她……”羽生结弦犹豫着。

“她走了,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而且我再也见不到她。”

羽生结弦了然。

“我还没来得及和她说我爱你,她就已经患上脑瘤晚期离我而去。也许我的痛苦比你更深,也许你的痛苦比我更深,但是,总归是要付出代价的不是吗?”

羽生结弦抬头看了眼明媚的太阳,有些不真实。从宇野昌磨家里出来时,他处于迷茫的状态。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下一步该怎么走。爱情和约定就像两双无形的手,将他拖入深渊里。

金博洋将沫沫送去了幼稚园后,驱车来到市中心最繁华的地带。那里有一家定制服装的专门店。在他最后一场比赛时,他穿的就是“Envy”这家店制作的考斯滕。

老板是一个叫江清璇的年轻女人,比自己小了六岁。无意间谈话的时候,江清璇对自己说,她初三放寒假的时候,看了平昌冬奥会的花滑比赛。她当时看了一场“卧虎藏龙”和“SEIMEI”就喜欢上了羽生结弦和金博洋。江清璇喜欢服装设计,她考上一所美术高中后,在业余时间就拿起自己的素描本化几套考斯滕。当然,都是为金博洋设计的。江清璇大学毕业后,成立了自己的服装店,很快这家服装店就引人注目,甚至引来了自己的偶像金博洋。

“帮我设计两套考斯滕,冰演要用。”金博洋推开玻璃门,对着正在比较布料的江清璇说。

江清璇马上来了兴趣:“冰演?在哪儿?”

“哈尔滨本市。”

“哦耶,终于可以去看一场真正的花滑了。你要表演什么?”

“还没确定好。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就《卧虎藏龙》和《缪清之舞》吧。”

“缪清之舞?我记得你好像没有滑过吧?”江清璇疑惑。

“确实没有,当时这套只是备用的而已。”

“那就是说,难度很大喽?”

金博洋无可否认的点头。

《缪清之舞》和自己滑的最后一首GALA表演滑曲子《Please don't go》是在同一时间编排好的。在难度上,缪清比请别走高很多,技巧方面也有很大的要求。但是,当时自己还是选了请别走,因为自己的身体不允许。

江清璇咬了咬嘴皮子,“缪清之舞好像在哪儿听说过。哦,想起来了,是三生三世里的吧。那我应该给你设计粉色的好,还是水绿色的好?”

对自己来说,都无所谓的吧。其实,私心是设计一件水绿色的好。金博洋暗暗偷笑。



T.B.C


上午家里网络宽带有问题,无聊之中一连写了三篇文章,厉害不厉害(ง •̀_•́)ง😂

【柚天】留白(四)

*全是OOC,含ABO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渣文笔,请勿嫌弃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对于女儿的取名,金博洋是慎重考虑过的。既然是自己的女儿,名字就要好听。既然是个中国人,名字取得要有诗意。离开羽生结弦的那几天,他几乎夜不能寐。从睡梦中醒来,发现枕头已被浸湿。果然啊,自己还是爱着他的。

雨墨,羽末。

羽生结弦是自己最后一个爱人也是唯一一个爱的人,便为自己的女儿取名为“金雨墨”。

说实话,看到羽生结弦的那一刻,心里有一丝悸动。那一颗被尘封五年之久的心恍然见裂开一道口子,似羽毛拂过。他真的是自己一生的宿命,一生逃不过的劫。

狼狈的带着沫沫,跟着隋韩回到中国,不敢在任何时间懈怠。五年前,自己还是个不懂事的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别的选手在艰苦训练,练柔韧,练技巧,自己却在角落里捧着手机傻笑。五年后,收敛了自己的性子,开始转变为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尤其是有了沫沫之后,尽其一个男人的准则。

累了靠在挡板前休息,细细数了下哈尔滨冰演的日子,猛然想起那时候发情期也要来了,心里禁不住一些恐慌。离开羽生结弦后,因为已经被标记过的原因,发情期只能打抑制剂,有时候疼得把自己的胳膊、腿给抓破。若是你掀开他的袖子和裤筒,可以看到无数的抓痕在白皙的肉体上极为明显。

当时,隋文静无意间看到抓痕,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心里又默默为羽生结弦算上一笔。

这个月的发情期有可能会有所不同,因为标记人在场,明明就在眼前不远,被标记人因为这些还要承受更多的痛苦。

但是,自己却不能缺席这次的冰演。时隔五年,他许久没在公共视野中出现过。此次冰演,是最好时机以此来复出。

更担心的是沫沫,没人照顾。和女儿所在的英皇国际实验幼儿园的老师谈过话,老师也同意这段时间会带着沫沫,但是,金博洋还是有些许不安,说不上来。

看来,这次的发情期逃不过去了。

羽生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来着的?好像记不大清。

有一次金博洋路过花店,花店飘来一股清香。倒回去又仔细闻了闻,没错了,是栀子花的味道,也是羽生信息素的味道。

栀子花常常在夏季盛开,隔着老远就能闻到花香,令人愉悦。

金博洋专门上网查过栀子花花语:永恒的爱与约定、一生的守候和坚持。

当时自己看到这里,不禁红了眼眶:羽生结弦,明明你的信息素是栀子花,为什么你不是栀子花?

很清楚自己的信息素是九里香的花香味。

九里香和栀子花的花语有着明显的不同。九里香被视为爱情的俘虏,它纯洁的外表,不带有丝毫杂质,体现出爱情的圣洁和美好。

就如当初自己与羽生结弦摩擦出种种的爱情火花,他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爱情的俘虏。不愿意再去爱别人,宁愿自己带着女儿就这样一辈子过下去。

羽生结弦,我还是不及你一半的狠心。你教教我好吗,如何快速的忘掉一个人,不再昼昼夜夜想他,念他,到头来怨他,恨他。

自己其实并不想回家。羽生结弦默默想着。与其花上百来块定间酒店旅馆,也不愿在那个家里呆着。

他不喜欢看到楠一年纪还小就已双眼凄楚地看着自己,不喜欢看到优子逐渐对他爱慕的眼神,他厌恶,他恨,他悔。

驱车来到东京有名的酒吧,穿梭在男男女女之中,闻着令人不讨喜的刺鼻气味,羽生结弦坐在吧台前点了一杯Whisky。

“看你今天不太高兴啊,发生什么了?”尽管酒保浪矢浩介发现自己已经逾越了,但出于朋友的关心,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心烦意乱地拨乱头发,端起Whisky,一口闷下去,禁不住酒精的刺激,呲牙咧嘴的“嘶”了一口气才慢腾腾地说:“今天见到我前恋人了。”

浪矢浩介擦着玻璃高脚杯的动作明显一顿,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感觉怎样?很心痛吧?”

“嗯。”

停下擦玻璃杯的动作,坐在羽生结弦面前,食指和中指不断快速地敲着玻璃吧台,神秘地说:“有没有听说过解忧杂货店?听说,只要将你的烦恼写进信里再投到解忧杂货店的卷帘门里,第二天就可以在店后的牛奶箱里拿到回信,帮助你解决烦恼。”

“怎么会没听说过?那只不过是东野圭吾的小说而已。”

“怎么会,呐,你面前就有那位浪矢爷爷。”

羽生结弦懒散地抬起眼眸瞧了眼眨巴眨巴的浪矢浩介,“你?只不过是同姓而已。”

“喂,说不定能咨询成功!”

羽生结弦自嘲的摇摇头,东野圭吾的《解忧杂货店》他不是没有看过,相反,他真的很想找到这个地方诉说自己的烦恼,他该怎么办。

“去找下浪矢杂货店吧,找到了或许对你有用。没找到,那我可以帮你。我以前可是学习心理学的。”

离开酒吧后,羽生结弦脑海中不停响起要离开时浪矢浩介对他说的话。

有这个地方吗,也许有吧。

滑行在冰面上,不断扬起冰屑,尽管溅到金博洋的脸上,他也不觉得冷。心大概是麻木了。

以为自己已经忘了对方,甚至激起对他的恨。当重新面对曾经的恋人才发现,恨上一个人谈何容易,只不过是自己麻痹自己。

“金博洋,难道你要一直逃避现实?世界很大,同时也很小,碰上恨的人概率是百分之五十,你是个男人,你要为沫沫的未来着想,你说你此生不会再爱上其他人。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沫沫没有妈妈,她在学校里将会怎么过?我知道你为难,但也希望你能够面对现实,而不是选择逃避,逃避不是一时的办法。”

金博洋哽咽,耳边不断响起隋文静对他说的话。她说他逃避现实,可是他能怎么做,羽生结弦已有妻子,他是个有原则的人。

也许,当时应该真的要留下来跟对方谈几句,纵使心里不情愿。

回到家时,沫沫安静的在做幼儿园的作业。听到开门的声音,扔下手中的笔朝着门口奔去,扑倒来人的怀里。

“爸爸,幼儿园的作业要爸爸跟我一起做。”沫沫揪着金博洋训练服的小角儿。

金博洋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真是的,现在的幼儿园好麻烦。沫沫现在已是大班,再过两个月就要去报名全市最好的小学。

曾经看过微信里有人转发的南京外国语小学的考试内容。依稀记得里面有几道题目是这样的:

1.请看着五线谱用一种乐器演奏出国歌。

2.印度尼西亚的特产?

看到这样的题目,金博洋隐隐有些恐惧。都是什么鬼,这是一个六七岁孩子该知道的事吗?不过沫沫这么聪明,应该没问题的。

“好,爸爸先换下衣服,身上臭臭的。”


T.B.C

最近刚看完东野圭吾的小说《解忧杂货店》,所以才加入关于解忧杂货店的故事,可以去看看这本书,真的很好看。
另外,栀子花花语和九里香花语是专门上过度娘搜的,之前已经定过金博洋的信息素是勿忘我,但是勿忘我没有香味,又改换曼珠沙华,又改千里香,又改薰衣草,最后还是确定九里香。
昨天政治会考,题目里有关于24届冬奥会将在哪里举行的,选项里有哈尔滨,差点就选了。但是,理智告诉我不可以😄。
咳咳,扯的有点多,不要嫌弃。看文愉快~

写一篇关于金博洋的英语小作文(英语篇)

校园pa,假的,勿当真。用这个来弥补之前写的烂文55555,不知道甜不甜,反正我是一脸严肃的写完这篇

“啊啊啊啊啊,好难啊,什么鬼啊,怎么写啊,写谁啊,好纠结啊!”

金博洋伏在桌子上,两只手在空气中乱抓。

这也是有原因的。

那个臭屁英语老师在班级里开展了一个“英语作文杯”,谁写的好的,就可以拿奖品啊什么东西的。

臭屁英语老师要求这次要写班级里的一个童鞋,要写的生动形象,只能写正面,不能写负面。

如果是负面,多好写啊。看咱班,长的那个挫样,额,除了羽生结弦,缺点能说一大堆!金博洋暗暗笑道。

“博洋想好要写谁了吗?”

“没,不知道要写谁。诶,你想好了?”

“嗯,写了一个我喜欢的人。”

“女生吗?”

“……”

金博洋无意的问了一句,悄悄地看了眼还沉浸在甜蜜之中的羽生结弦,心忽然就疼了一下。写我就好了,哼,羽生大坏蛋!

一周一度的“英语作文杯”终于来临。

金博洋无精打采。怎么办,我写了羽生,人羽生不写我岂不是很尴尬,哦多剋!

“I have a classmate.He is very cute.He's very like my doll Pooh.He laughed and had a small tiger tooth.Every time I look at his smile, I feel like a spring breeze blowing through my heart.He is not doing well in his studies.But I was willing to stay and wait for him to finish his homework.I think it's a show of love.When he's graduating and going to college, I'll marry himRegardless of sex, because I love him.Thank you. My speech is over.”羽生结弦朝着金博洋眨眨眼睛,金博洋羞得脸都红了。

纵使金博洋英语差,但是,他能听懂羽生结弦的演讲。他没有用“she”,用的是“he”,他说他喜欢一个人,笑的时候有虎牙。每次自己笑出虎牙,羽生结弦就感觉像春风拂过他的心窝。他说自己学习成绩并不好,但他甘愿陪自己做完课堂作业再回家。他说,等自己大学毕业了,他就会娶自己,无论性别,因为他爱金博洋。

金博洋红了眼眶,努力地把眼泪挤回去。

全班都在热烈的鼓掌。更奇怪的是,臭屁英语老师竟然没有骂人,相反还祝福羽生结弦能成功的追到人。

原来他写的是自己啊。自己竟然还不知道,他真的很喜欢我。

END.

OK,写一篇关于金博洋的小作文。



【柚天】留白(3)

*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  文笔贼烂,求原谅
*  地名瞎掰
*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多多支持



他不是不爱金博洋,很爱很爱,非常爱。

他不是很恨羽生结弦,他盼着自己能原谅他。


“爸爸你快点!”沫沫在门外探出一颗小脑袋,对着酒店里还在收拾的金博洋喊。

金博洋当时还晃着脑袋,撅着屁股大声唱着:“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所有的梦想都在自由的飞翔~”
沫沫悄悄捂脸,爸爸你最后那个颤音好难听,走调了造吗?

金博洋戴上帽子,长胳膊一捞,自家闺女已经在他怀里。

“叫你快点快点,嘿,我说的还没用,非得亲闺女去叫你才换的动是不?”隋文静揪着金博洋的耳朵,朝着早已停好的计程车走去。

金博洋疼得差点把自家闺女摔在地上,弯着腰顺着隋文静喊着:“艾玛老铁你可轻点,你天总皮娇肉嫩的,贵着呢!”

把金博洋踢进计程车后,隋文静也跟着钻了进来,跟司机说了地址后才嚷嚷着:“滚你的!要是有个粉丝站在你面前,要的是沫沫才不是你!”

司机从后视镜里瞥了后面三个人,还带着副驾驶座上的韩聪,总觉得有些熟悉。无意间又看到金博洋露出的小虎牙,兴奋地直拍方向盘,车子“滴滴滴滴”发出声音,把几个人吓了一跳:“あ、金博洋ですか?”

韩聪从手机中抬头“嗯?”,隋文静一手还揪着金博洋的耳朵也转过头扬起眉毛看着司机。

“はい、そうです。”金博洋拍掉耳朵上的手,扒着主驾驶座往前靠,用非常流利的日语回答。

想不到啊想不到,原来你是这样的金天天!但是,你能翻译一下说的什么鸟语?

“我的三个女儿都喜欢你,你还在役的时候天天捧着手机看着你的照片。不过我也很喜欢你。诶,你现在和羽生结弦还有联系吗?”

“没有。”

“哦,他现在结婚了,有一个儿子,长的蛮清秀的,能看到他的影子……”

司机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金博洋却保持沉默。隋文静戳了一下他,问他司机在说什么。

金博洋一句一句的翻译:“羽生结弦现在在日本队担
任花滑教练,现在有一个男子花滑选手和一个女子花滑选手在他那里训练,多次在四大洲比赛中获奖,他的儿子也将开始集中训练。”

大叔讲的有这么专业?怕是金天天你删了某些东西。

Taxi到达东京的冰场后,沫沫就迫不及待地钻下车子,一蹦一蹦地喊着“爸爸快点”。她已经有好几个礼拜没有去冰场,没有触碰冰刀。

沫沫刚开始学习花滑的时候,金博洋在冰面上一直保护着她。但是沫沫根本不需要扶,“咻”的“飞了出去”,控制不住自己的速度直接撞到挡板上,那个样子很像当年金博洋撞上挡板的样子,不愧是亲闺女。后来沫沫生日了,金博洋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套金冰刀,儿童款的,上面镶着“SSIMO JIN”,沫沫的英文名。沫沫开心的一蹦三尺高,差点就把家给拆了。

沫沫牵着金博洋在冰面上滑行(等等,不应该是金博洋牵着金博洋在冰面上滑行吗??),吵着要爸爸一起做抛跳。

“这么小就要做抛跳,跳不死你!”

“才不会呢!爸爸都能跳那么高,沫沫怎么就不行!”

金博洋是个女儿奴,没办法,不能再大庭广众之下骂沫沫,自己不要面子的啊??

无奈地举起沫沫,用尽全力抛出自己的女儿后,转身蹲在冰面上捂住自己的眼睛,喋喋不休“沫沫啊,爸爸对不起你,你自个儿自求多福吧,没事,不用怕,大不了以后不练花滑了,咱练乐器,沫沫的天赋还是很高的,学啥都会,呜呜呜呜~”

“爸爸。”

谁?

“爸爸。”
嗯?

“爸爸?”

吼(请把音拖长),沫沫没摔?

“您好,这是您的女儿吗?”一个很好听的男音响起。

金博洋心里猛地一沉,似乎有什么东西降落在他的心里,飘忽不定。他猛然转身,五年不见的人,他时时刻刻念着的人,此刻就站在他的面前。

羽生结弦教楠一滑冰的时候,看到一个女孩被抛起,心想,哪个家长那么坏,孩子还这么小就强制练抛跳。他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冲出去,接住小女孩。只看了一眼小女孩的脸,他愣住了。这,这是,昨天晚上获金奖的Ssimo Jin?他傻傻地看着女孩向正前方一个蹲着的男人的背影喊着“爸爸”,那个男人傻的没有回应。他出声了,询问是不是他的女儿,并打算作为一个专业的花滑人士批评那个男人。男人慢悠悠回头,看到自己的样子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们之间的距离足有三米,不断的有人从中穿过,穿过人群,互相望着彼此的眼睛,希望从中找到一丝真切。

羽生结弦,是你吗?
金博洋,是你吗?

金博洋只觉得喉咙干涸,浑身无力,希望就此逃跑,但他知道,这次,恐怕难以逃脱。

“金雨墨,过来。”金博洋招呼。

沫沫抬头看了眼万分严肃的爸爸,抿着唇滑到了爸爸身边。爸爸从来没有这么严肃过,爸爸再生气,也只是气中带笑。爸爸这是怎么了?

“这是你的女儿?”羽生结弦却只盯着金博洋的眼睛,希望他说是的。

可惜,金博洋没有回答,垂下眼帘反问:“那是你的儿子吗?”

羽生结弦欲言又止,到最后只是点点头。

“沫沫我们走吧。把那两个人叫上。”

博洋,到现在都不肯原谅我吗?我的问题很难吗?我只希望你能回答我的问题,给予我希望,告诉我有机会重新追回你。

看着金博洋和金雨墨的背影,羽生结弦有一股冲动。
这次跑不掉了。


T.B.C


完了完了,写成一坨屎💩,都说了吧,文笔贼烂,就算有脑洞也写不出好文章,没事,安慰安慰自己。
牛哥马上要开启追妻路了,马上吧……应该是。

完了。

看到米沙微博热搜的第一条,就很气。mmp,tm倒是给我找找金博洋粉丝哪里在戈米沙微博里刷存在感了?那个gn养的,不要睁眼说瞎话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