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A 🌸(暂退)

磕cp是心灵的慰籍.

【柚天】来自翻译小姐姐的吐槽

注意:
▪第一次写文,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欢迎捉虫
▪圈地自萌
▪勿上升真人
▪OK, 发文

大家好呀,我是日本队的翻译小姐姐。我精通中文,韩文,英文和俄语。其中,我学中文的时间是最长的,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上大学的时候汉语测试我考了C等级,把我妥妥的一个学霸给整哭了。
哦,我还没自我介绍,我叫星野纱夏,今年21岁, 仙台人。对,我和那个被中国粉丝称为小仙男的是同一个家乡。
至于我为什么要学中文,是因为平昌那次冬奥会 ,我已经高三了,还有半年就高考了。在INS上看到有人把中国CCTV陈滢对羽生结弦的赞美用日文翻译了过来,就觉得中文真的好美 充满诗情画意。于是,我奋发学习,去中国留学四年归国成为日本花滑队的翻译。
有好多人问我,羽生结弦和金博洋是不是真的有一腿(对不起,再找不到比这个词更合适得了),我只能默默的摇头,憋在心里。到了今天,我再也忍不住了,我要投诉!
2022年,我随着日本队来到北京奥运村。刚下车,就碰见了旁边同样下车的金博洋。他拖着行李,还朝着旁边的粉丝回手来个飞吻,中国话怎么讲来着,哦,来个么么哒~(^з^)-☆。我无意间回头 ,看到羽生结弦盯着金博洋,那个眼神,怎么说呢,像狼看到猎物后发光的那种眼神。瞬间,我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他一把拽住我,往中国队那里走。
我:……
怎么拽的?抓住我的衣服后领像死猪一样拖着。然后,那些日本队的都用同情的眼光看着我。
我:……
好委屈。
金博洋被羽生结弦拍了拍,他好像吓了一跳,冒出“哎呀妈呀,吓老子一跳”的话,不过我没翻译给羽生 了,他大概没听到。
金博洋回头,看见是羽生结弦,一张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到耳根 。
羽生结弦:“天天,好久不见。”
我翻译给金博洋。
金博洋听到后,眼睛笑成眯眯眼,那个表情灿烂的,好像吃了糖一样。
“好久不见啊。”金博洋说。
我翻译给了羽生结弦。
羽生结弦点点头,然后陷入尴尬之中。
“天总,我爱你!”旁边的一个女粉丝大声喊着。
金博洋回过头去,朝她挥手。羽生结弦撇了那个女生一眼,用类似警告的眼神看着她,还用食指往脖子上抹了一下。那个女生瞬间闭嘴。然而 金博洋没看到羽生的动作 还一脸纳闷那个女粉丝怎么不激动了 。
一直在旁边默默看着的我,感觉像是个220V的电灯泡,妈妈,我要回家。  (ノಥ益ಥ)
在冰上练习的时候,金博洋举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于是倍受冷落的羽生悄咪咪地走过去,手覆上金博洋的屁股 ,没错 ,是屁股。金博洋吓了一大跳,把手机啪嗒摔在冰上,刚要转身骂人,他俩!!!竟然!!亲上了!是的,我没看错。
金博洋伸手想要推开他,羽生结弦揽着金博洋的腰往他的怀里靠,于是,亲的更。。。。
我默默捂脸不敢看, 但还是悄咪咪的从指缝里偷看 ,我才不承认我全程是带着姨妈笑看完的。
那时,冰场上没多少人,但还是被撒了一盆狗粮。对那次的事情,我们闭口不提。
羽生男单短节目结束后,冰场上全是噗桑,还有五个小猪佩奇。当然,他只抱着五只小猪佩奇滑走了,只剩下几百个噗桑在冰场上。
羽生君,你听见那些噗桑的喊叫了吗?
博洋君商场后,羽生结弦就抱着他的专属噗桑观看着。
金博洋今日的考斯滕与前几年的不同,不再是那些用中国话来说辣眼睛的秋衣。上身是蓝色渐变由下而上,点缀着几十颗钻石。两袖像荷叶一样张开,错落有致。下身还是一如既往的黑色。
他滑的是Yanni(雅尼)的《夜莺》。
他做四周跳的时候,我撇了一眼羽生结弦,他比自己比赛还紧张,紧紧抓住噗桑,快把它扯烂了。我心中为它默哀两秒。
一曲毕,下起了“小猪佩奇”雨,还夹杂着几桶泡面、十几个蜘蛛侠还有最明显的噗。我又看见了羽生结弦一脸“淫荡”的笑,好吧,我已经习惯了。我默默看着博洋君抱着几只噗桑来到羽生结弦面前,羽生结弦在摄像机看不到的地方,轻轻在博洋君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大概被粉丝看见了,场上一片激动和欢呼声。不过因为这件事太突然了,没有一个人把亲吻的画面拍下来。对此,我深感遗憾。
花滑比赛结束的那天,我们寻遍了整个奥运村都没有找个羽生的影子。在知道了中国队也丢了金博洋选手后,我们明白了什么,这两口子是幽会去了吧。
果然,我们在博洋君的INS和微博里看见他上传的几张照片。
[在王府井大街拍照的两个人.]
[在故宫前拍照的两人.]
[在颐和园拍照的两个人.]
最后一张,希望你们不要太惊讶,毕竟我们也是捂着嘴看着过来的。
[在长城面前亲吻的两个人.]

他们公开后,收到了全世界的祝福。当然,也不是全部,也有那些被中国粉丝称为“毒唯”的在谩骂。但是,他们的幸福,他们的生活与我们何干呢?他们幸福就好。

END.

还不到半个小时打出来的文有点粗糙。凑合着看,毕竟我窥屏好久 ,第一次写柚天文。
最后,再推荐一首曲子:yanni(雅尼)的《夜莺 》,戴上耳机更好听哦。

评论(8)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