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A 🌸(暂退)

磕cp是心灵的慰籍.

【柚天】留白(3)

*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  文笔贼烂,求原谅
*  地名瞎掰
*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多多支持



他不是不爱金博洋,很爱很爱,非常爱。

他不是很恨羽生结弦,他盼着自己能原谅他。


“爸爸你快点!”沫沫在门外探出一颗小脑袋,对着酒店里还在收拾的金博洋喊。

金博洋当时还晃着脑袋,撅着屁股大声唱着:“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所有的梦想都在自由的飞翔~”
沫沫悄悄捂脸,爸爸你最后那个颤音好难听,走调了造吗?

金博洋戴上帽子,长胳膊一捞,自家闺女已经在他怀里。

“叫你快点快点,嘿,我说的还没用,非得亲闺女去叫你才换的动是不?”隋文静揪着金博洋的耳朵,朝着早已停好的计程车走去。

金博洋疼得差点把自家闺女摔在地上,弯着腰顺着隋文静喊着:“艾玛老铁你可轻点,你天总皮娇肉嫩的,贵着呢!”

把金博洋踢进计程车后,隋文静也跟着钻了进来,跟司机说了地址后才嚷嚷着:“滚你的!要是有个粉丝站在你面前,要的是沫沫才不是你!”

司机从后视镜里瞥了后面三个人,还带着副驾驶座上的韩聪,总觉得有些熟悉。无意间又看到金博洋露出的小虎牙,兴奋地直拍方向盘,车子“滴滴滴滴”发出声音,把几个人吓了一跳:“あ、金博洋ですか?”

韩聪从手机中抬头“嗯?”,隋文静一手还揪着金博洋的耳朵也转过头扬起眉毛看着司机。

“はい、そうです。”金博洋拍掉耳朵上的手,扒着主驾驶座往前靠,用非常流利的日语回答。

想不到啊想不到,原来你是这样的金天天!但是,你能翻译一下说的什么鸟语?

“我的三个女儿都喜欢你,你还在役的时候天天捧着手机看着你的照片。不过我也很喜欢你。诶,你现在和羽生结弦还有联系吗?”

“没有。”

“哦,他现在结婚了,有一个儿子,长的蛮清秀的,能看到他的影子……”

司机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金博洋却保持沉默。隋文静戳了一下他,问他司机在说什么。

金博洋一句一句的翻译:“羽生结弦现在在日本队担
任花滑教练,现在有一个男子花滑选手和一个女子花滑选手在他那里训练,多次在四大洲比赛中获奖,他的儿子也将开始集中训练。”

大叔讲的有这么专业?怕是金天天你删了某些东西。

Taxi到达东京的冰场后,沫沫就迫不及待地钻下车子,一蹦一蹦地喊着“爸爸快点”。她已经有好几个礼拜没有去冰场,没有触碰冰刀。

沫沫刚开始学习花滑的时候,金博洋在冰面上一直保护着她。但是沫沫根本不需要扶,“咻”的“飞了出去”,控制不住自己的速度直接撞到挡板上,那个样子很像当年金博洋撞上挡板的样子,不愧是亲闺女。后来沫沫生日了,金博洋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套金冰刀,儿童款的,上面镶着“SSIMO JIN”,沫沫的英文名。沫沫开心的一蹦三尺高,差点就把家给拆了。

沫沫牵着金博洋在冰面上滑行(等等,不应该是金博洋牵着金博洋在冰面上滑行吗??),吵着要爸爸一起做抛跳。

“这么小就要做抛跳,跳不死你!”

“才不会呢!爸爸都能跳那么高,沫沫怎么就不行!”

金博洋是个女儿奴,没办法,不能再大庭广众之下骂沫沫,自己不要面子的啊??

无奈地举起沫沫,用尽全力抛出自己的女儿后,转身蹲在冰面上捂住自己的眼睛,喋喋不休“沫沫啊,爸爸对不起你,你自个儿自求多福吧,没事,不用怕,大不了以后不练花滑了,咱练乐器,沫沫的天赋还是很高的,学啥都会,呜呜呜呜~”

“爸爸。”

谁?

“爸爸。”
嗯?

“爸爸?”

吼(请把音拖长),沫沫没摔?

“您好,这是您的女儿吗?”一个很好听的男音响起。

金博洋心里猛地一沉,似乎有什么东西降落在他的心里,飘忽不定。他猛然转身,五年不见的人,他时时刻刻念着的人,此刻就站在他的面前。

羽生结弦教楠一滑冰的时候,看到一个女孩被抛起,心想,哪个家长那么坏,孩子还这么小就强制练抛跳。他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冲出去,接住小女孩。只看了一眼小女孩的脸,他愣住了。这,这是,昨天晚上获金奖的Ssimo Jin?他傻傻地看着女孩向正前方一个蹲着的男人的背影喊着“爸爸”,那个男人傻的没有回应。他出声了,询问是不是他的女儿,并打算作为一个专业的花滑人士批评那个男人。男人慢悠悠回头,看到自己的样子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们之间的距离足有三米,不断的有人从中穿过,穿过人群,互相望着彼此的眼睛,希望从中找到一丝真切。

羽生结弦,是你吗?
金博洋,是你吗?

金博洋只觉得喉咙干涸,浑身无力,希望就此逃跑,但他知道,这次,恐怕难以逃脱。

“金雨墨,过来。”金博洋招呼。

沫沫抬头看了眼万分严肃的爸爸,抿着唇滑到了爸爸身边。爸爸从来没有这么严肃过,爸爸再生气,也只是气中带笑。爸爸这是怎么了?

“这是你的女儿?”羽生结弦却只盯着金博洋的眼睛,希望他说是的。

可惜,金博洋没有回答,垂下眼帘反问:“那是你的儿子吗?”

羽生结弦欲言又止,到最后只是点点头。

“沫沫我们走吧。把那两个人叫上。”

博洋,到现在都不肯原谅我吗?我的问题很难吗?我只希望你能回答我的问题,给予我希望,告诉我有机会重新追回你。

看着金博洋和金雨墨的背影,羽生结弦有一股冲动。
这次跑不掉了。


T.B.C


完了完了,写成一坨屎💩,都说了吧,文笔贼烂,就算有脑洞也写不出好文章,没事,安慰安慰自己。
牛哥马上要开启追妻路了,马上吧……应该是。

完了。

评论(6)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