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吉开花

磕cp是心灵的慰籍.

【柚天】留白(四)

*全是OOC,含ABO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渣文笔,请勿嫌弃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对于女儿的取名,金博洋是慎重考虑过的。既然是自己的女儿,名字就要好听。既然是个中国人,名字取得要有诗意。离开羽生结弦的那几天,他几乎夜不能寐。从睡梦中醒来,发现枕头已被浸湿。果然啊,自己还是爱着他的。

雨墨,羽末。

羽生结弦是自己最后一个爱人也是唯一一个爱的人,便为自己的女儿取名为“金雨墨”。

说实话,看到羽生结弦的那一刻,心里有一丝悸动。那一颗被尘封五年之久的心恍然见裂开一道口子,似羽毛拂过。他真的是自己一生的宿命,一生逃不过的劫。

狼狈的带着沫沫,跟着隋韩回到中国,不敢在任何时间懈怠。五年前,自己还是个不懂事的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别的选手在艰苦训练,练柔韧,练技巧,自己却在角落里捧着手机傻笑。五年后,收敛了自己的性子,开始转变为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尤其是有了沫沫之后,尽其一个男人的准则。

累了靠在挡板前休息,细细数了下哈尔滨冰演的日子,猛然想起那时候发情期也要来了,心里禁不住一些恐慌。离开羽生结弦后,因为已经被标记过的原因,发情期只能打抑制剂,有时候疼得把自己的胳膊、腿给抓破。若是你掀开他的袖子和裤筒,可以看到无数的抓痕在白皙的肉体上极为明显。

当时,隋文静无意间看到抓痕,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心里又默默为羽生结弦算上一笔。

这个月的发情期有可能会有所不同,因为标记人在场,明明就在眼前不远,被标记人因为这些还要承受更多的痛苦。

但是,自己却不能缺席这次的冰演。时隔五年,他许久没在公共视野中出现过。此次冰演,是最好时机以此来复出。

更担心的是沫沫,没人照顾。和女儿所在的英皇国际实验幼儿园的老师谈过话,老师也同意这段时间会带着沫沫,但是,金博洋还是有些许不安,说不上来。

看来,这次的发情期逃不过去了。

羽生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来着的?好像记不大清。

有一次金博洋路过花店,花店飘来一股清香。倒回去又仔细闻了闻,没错了,是栀子花的味道,也是羽生信息素的味道。

栀子花常常在夏季盛开,隔着老远就能闻到花香,令人愉悦。

金博洋专门上网查过栀子花花语:永恒的爱与约定、一生的守候和坚持。

当时自己看到这里,不禁红了眼眶:羽生结弦,明明你的信息素是栀子花,为什么你不是栀子花?

很清楚自己的信息素是九里香的花香味。

九里香和栀子花的花语有着明显的不同。九里香被视为爱情的俘虏,它纯洁的外表,不带有丝毫杂质,体现出爱情的圣洁和美好。

就如当初自己与羽生结弦摩擦出种种的爱情火花,他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爱情的俘虏。不愿意再去爱别人,宁愿自己带着女儿就这样一辈子过下去。

羽生结弦,我还是不及你一半的狠心。你教教我好吗,如何快速的忘掉一个人,不再昼昼夜夜想他,念他,到头来怨他,恨他。

自己其实并不想回家。羽生结弦默默想着。与其花上百来块定间酒店旅馆,也不愿在那个家里呆着。

他不喜欢看到楠一年纪还小就已双眼凄楚地看着自己,不喜欢看到优子逐渐对他爱慕的眼神,他厌恶,他恨,他悔。

驱车来到东京有名的酒吧,穿梭在男男女女之中,闻着令人不讨喜的刺鼻气味,羽生结弦坐在吧台前点了一杯Whisky。

“看你今天不太高兴啊,发生什么了?”尽管酒保浪矢浩介发现自己已经逾越了,但出于朋友的关心,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心烦意乱地拨乱头发,端起Whisky,一口闷下去,禁不住酒精的刺激,呲牙咧嘴的“嘶”了一口气才慢腾腾地说:“今天见到我前恋人了。”

浪矢浩介擦着玻璃高脚杯的动作明显一顿,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感觉怎样?很心痛吧?”

“嗯。”

停下擦玻璃杯的动作,坐在羽生结弦面前,食指和中指不断快速地敲着玻璃吧台,神秘地说:“有没有听说过解忧杂货店?听说,只要将你的烦恼写进信里再投到解忧杂货店的卷帘门里,第二天就可以在店后的牛奶箱里拿到回信,帮助你解决烦恼。”

“怎么会没听说过?那只不过是东野圭吾的小说而已。”

“怎么会,呐,你面前就有那位浪矢爷爷。”

羽生结弦懒散地抬起眼眸瞧了眼眨巴眨巴的浪矢浩介,“你?只不过是同姓而已。”

“喂,说不定能咨询成功!”

羽生结弦自嘲的摇摇头,东野圭吾的《解忧杂货店》他不是没有看过,相反,他真的很想找到这个地方诉说自己的烦恼,他该怎么办。

“去找下浪矢杂货店吧,找到了或许对你有用。没找到,那我可以帮你。我以前可是学习心理学的。”

离开酒吧后,羽生结弦脑海中不停响起要离开时浪矢浩介对他说的话。

有这个地方吗,也许有吧。

滑行在冰面上,不断扬起冰屑,尽管溅到金博洋的脸上,他也不觉得冷。心大概是麻木了。

以为自己已经忘了对方,甚至激起对他的恨。当重新面对曾经的恋人才发现,恨上一个人谈何容易,只不过是自己麻痹自己。

“金博洋,难道你要一直逃避现实?世界很大,同时也很小,碰上恨的人概率是百分之五十,你是个男人,你要为沫沫的未来着想,你说你此生不会再爱上其他人。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沫沫没有妈妈,她在学校里将会怎么过?我知道你为难,但也希望你能够面对现实,而不是选择逃避,逃避不是一时的办法。”

金博洋哽咽,耳边不断响起隋文静对他说的话。她说他逃避现实,可是他能怎么做,羽生结弦已有妻子,他是个有原则的人。

也许,当时应该真的要留下来跟对方谈几句,纵使心里不情愿。

回到家时,沫沫安静的在做幼儿园的作业。听到开门的声音,扔下手中的笔朝着门口奔去,扑倒来人的怀里。

“爸爸,幼儿园的作业要爸爸跟我一起做。”沫沫揪着金博洋训练服的小角儿。

金博洋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真是的,现在的幼儿园好麻烦。沫沫现在已是大班,再过两个月就要去报名全市最好的小学。

曾经看过微信里有人转发的南京外国语小学的考试内容。依稀记得里面有几道题目是这样的:

1.请看着五线谱用一种乐器演奏出国歌。

2.印度尼西亚的特产?

看到这样的题目,金博洋隐隐有些恐惧。都是什么鬼,这是一个六七岁孩子该知道的事吗?不过沫沫这么聪明,应该没问题的。

“好,爸爸先换下衣服,身上臭臭的。”


T.B.C

最近刚看完东野圭吾的小说《解忧杂货店》,所以才加入关于解忧杂货店的故事,可以去看看这本书,真的很好看。
另外,栀子花花语和九里香花语是专门上过度娘搜的,之前已经定过金博洋的信息素是勿忘我,但是勿忘我没有香味,又改换曼珠沙华,又改千里香,又改薰衣草,最后还是确定九里香。
昨天政治会考,题目里有关于24届冬奥会将在哪里举行的,选项里有哈尔滨,差点就选了。但是,理智告诉我不可以😄。
咳咳,扯的有点多,不要嫌弃。看文愉快~

评论(8)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