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A 🌸(暂退)

磕cp是心灵的慰籍.

【柚天】留白(5)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就像星辰,每当月夜来临,满天的星光撒下,只为给你留一个舞台……

没有那个地方,没有的。

羽生结弦在回东京的路上时,心里一直默默重复着这句话。他过去了,然而,他所期盼的,正是他失望的。日本或许没有“解忧杂货店”,又或是老天对他的惩罚。

真的恨不得马上就到冰演的日子。那么,就可以见到金博洋,一切的误会都可以解开。

即将到达自己的家时,他又拐了个弯,车子朝着另一个方向驶去。

宇野昌磨真的好后悔,为什么开门之前不看下来的人是谁!就这么冲动的打开门,害的他退役之后还要听羽生的唠嗑。

真的,前辈不是我说你,你活的越来越像一个优柔寡断的老大妈了,中国的那种。

极其不情愿地为羽生结弦泡了杯茶,重重的放在羽生面前,表情凝重的坐下一起品茶。

“你觉得我怎样?”

嗯?这句话有点熟悉。好像有点像自己的母亲催着自己去相亲,见到相亲对象后顺便问一句的赶脚。

“嗯——”

“你可以先说缺点。”

宇野昌磨带着“认真的吗”的眼神看着羽生结弦磨蹭了许久才开口:“前辈吧,是一个很会撩的那种,但是有点撩过头,给人一种雄孔雀开屏的样子,而且撩完就跑,不负责任。感情专一,但很容易被迷惑,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意思。大概是这样的吧。”

抬眸看了眼脸色渐渐转黑的羽生结弦,心猛地沉下去,暗道不好,又惹了这个小祖宗了。不,是老祖宗。

宇野昌磨心烦意乱地拈起茶杯,一口闷,当时就应该把羽生结弦关在门外不让他进来,把楠一带过来多好,我还是蛮喜欢楠一的。

“你说的也对。”

宇野昌磨猛地抬头,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人闪烁着星星眼,嗯,有点辣眼睛。

“我就是这样的人,当时明明对他喜欢的要死,却因为自己的胆小一直不敢跟他表白。如果不是他喝醉后吐真言,我也不知道他这么喜欢我。想对他解释为什么要离开他,我却开不了口,话到嘴边,无力开口。我想让他等我,等我和小林优子离了婚,我就娶他,但是,我有什么资格呢?和他在一起很开心,就算下着雷阵雨,他也会闹出许多玩笑,我陪着他一起疯,那段时光,是我最快乐的时光。现在,我却对任何事提不起兴趣,除了关于他。”

宇野昌磨知道他说的是谁。的确,有了金博洋,羽生结弦就像刚升起的小太阳一样明媚,离开了金博洋,他就像被乌云遮住的太阳一样阴沉沉。

“我爱他,每日每夜。他以为我狠心,我是个爱情大骗子,他说出永远都不原谅我的话时,他不知道我的心已是千疮百孔。走的时候,我多么想回头抱抱他,亲亲他。可是,我不行。”

一颗泪珠从桃花一般的眼睛滴落,划过面孔,在空中闪烁,最后重重的砸在茶几上,碎成无数的水滴。

沉默地看着那一摊泪水,宇野昌磨扬起眉毛:“就算你是卫冕冠军,可你在爱情方面还是小儿科。爱情需要付出代价,不像小时候玩过家家,许了一生就是一生,既然已发过誓,就要对恋人负责到底。”

羽生结弦愣住,他没有想到比他小的宇野昌磨竟然会懂这么多的道理。更没想到,他竟没有用敬语和自己讲话,这是在激怒自己吧。

宇野昌磨似乎读懂了羽生结弦内心的想法,他自嘲的一笑,把目光转到墙上挂着的相框。相框里是他和一个女人的合影。女人很漂亮,没有像日本女生那样可爱的婴儿肥,脸颊瘦削,笑起来有两个酒窝。单单是一张照片,就已觉得女人很贤惠。

“她……”羽生结弦犹豫着。

“她走了,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而且我再也见不到她。”

羽生结弦了然。

“我还没来得及和她说我爱你,她就已经患上脑瘤晚期离我而去。也许我的痛苦比你更深,也许你的痛苦比我更深,但是,总归是要付出代价的不是吗?”

羽生结弦抬头看了眼明媚的太阳,有些不真实。从宇野昌磨家里出来时,他处于迷茫的状态。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下一步该怎么走。爱情和约定就像两双无形的手,将他拖入深渊里。

金博洋将沫沫送去了幼稚园后,驱车来到市中心最繁华的地带。那里有一家定制服装的专门店。在他最后一场比赛时,他穿的就是“Envy”这家店制作的考斯滕。

老板是一个叫江清璇的年轻女人,比自己小了六岁。无意间谈话的时候,江清璇对自己说,她初三放寒假的时候,看了平昌冬奥会的花滑比赛。她当时看了一场“卧虎藏龙”和“SEIMEI”就喜欢上了羽生结弦和金博洋。江清璇喜欢服装设计,她考上一所美术高中后,在业余时间就拿起自己的素描本化几套考斯滕。当然,都是为金博洋设计的。江清璇大学毕业后,成立了自己的服装店,很快这家服装店就引人注目,甚至引来了自己的偶像金博洋。

“帮我设计两套考斯滕,冰演要用。”金博洋推开玻璃门,对着正在比较布料的江清璇说。

江清璇马上来了兴趣:“冰演?在哪儿?”

“哈尔滨本市。”

“哦耶,终于可以去看一场真正的花滑了。你要表演什么?”

“还没确定好。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就《卧虎藏龙》和《缪清之舞》吧。”

“缪清之舞?我记得你好像没有滑过吧?”江清璇疑惑。

“确实没有,当时这套只是备用的而已。”

“那就是说,难度很大喽?”

金博洋无可否认的点头。

《缪清之舞》和自己滑的最后一首GALA表演滑曲子《Please don't go》是在同一时间编排好的。在难度上,缪清比请别走高很多,技巧方面也有很大的要求。但是,当时自己还是选了请别走,因为自己的身体不允许。

江清璇咬了咬嘴皮子,“缪清之舞好像在哪儿听说过。哦,想起来了,是三生三世里的吧。那我应该给你设计粉色的好,还是水绿色的好?”

对自己来说,都无所谓的吧。其实,私心是设计一件水绿色的好。金博洋暗暗偷笑。



T.B.C


上午家里网络宽带有问题,无聊之中一连写了三篇文章,厉害不厉害(ง •̀_•́)ง😂

评论(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