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A 🌸(暂退)

磕cp是心灵的慰籍.

留白(6)

好吧,你们期望的留白又回来了,其实我17号就中考完了😂我很努力的,每天都点开备忘录准备更文,可是脑子里的墨水越来越少,没事,反正我中考完了慢慢写文。今天下午两点中考查询成绩,心里好紧张,金博洋羽生结弦各大佬祝我成绩过380。发文。


我是不是你的缪清?

金博洋曾经问。

是的,是上天赠给我的缪清。

羽生结弦回答。

———————————————————

这天金博洋来到训练馆的时候,许久不见出去度假的金杨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金博洋眼眶泛红,惹得金杨一顿嘲笑。

“不是吧,你金杨哥才度假两个月你就这么想我?来来来,抱一个。”正要熊抱扑上去,金博洋闪开,金杨猛地一个踉跄面朝冰面平地摔(大概我对平地摔有什么误解?)。

“跟你闺女一个德行,皮!”

金博洋咬牙切齿:“少拿我宝贝闺女说事儿。”

“行吧。许老头子告诉我,这几天别国的花滑选手也要过来了,说要布置好场地什么的。”金杨岔开话题。

金博洋拿出冰刀和冰鞋,套上后斜了一眼正在等回复的人:“管我什么事,我只是个吃瓜群众。”

金杨在心里默默翻了一个大白眼,悄咪咪竖起中指,平复了一下想揍人的心情后,说:“许老头的意思是这些事情由你全盘负责,请灯光师啊造型师啊什么的钱全部由你出。”

“What?我退休金的钱不是很多好吗?我们家还没过上小康生活,我哪里来那么多的钱?是不是想让沫沫骂我败家子还是怎的?”

他虽然很有钱,但不是到马化腾马云比尔盖茨王思聪老爸那种程度好吗?

“切,就你还没钱,有本事把身上的迪奥,古驰,歌帝都给我脱下来!”

金博洋不说话了,要是再多说一句话,金杨有可能就扒了他的衣服,那可不行,他的衬衫和裤子是古驰的,内裤是歌帝的,那岂不是走光了?我金博洋不要面子的啊?

金杨不再理金博洋,拿下刀套滑向冰场。

金博洋默默算了下日子,16号是FANTASIA正式开始,然而花滑运动员们13号就要到达哈尔滨训练编舞。啊,头有点疼,这日子怎么过的这么快,今天已经是6号了啊,时间算起来不怎么够。

好想给自己放首二泉映月是怎么回事?

今天再合一次乐吧。

金博洋想。

以这几年的经历,滑出惊艳四座的曲目对自己来说好像并不难,只要把感情全部注入进去,一首unknown的歌也能闻名全世界。

除了电影里,没人会等你四五年。说白了,感情就是没有常联系就没有的东西。金博洋上冰的时候脑子里突然蹦出这样的一句话。默默叹了口气,只得接受命运的安排。

想在他的面前舞一曲《缪清之舞》,权当是在告别过去,告别他,告诉他,金博洋已不是他的缪清,自己一个人过也会过的如鱼得水。

可是,你的心里真的想忘了他吗。

金博洋心烦意乱地摇摇头,想:金杨!就算去吃了屎也要把你拉上贼船一起出金,我金博洋也要养家糊口!

羽生结弦清点着面前的行李箱,扒拉着衣柜,其实也没多少好看的衣服,尽是清一色的黑色西装和黑色休闲服。

小林优子抓着门沿,小心翼翼地问道:“需要我帮忙吗?”

羽生结弦没有回头,像是没有听见她的话似的,自顾自收拾行李。

小林优子重重地叹了口气:“等他原谅你了我们就离婚吧。”

羽生结弦收拾行李的手明显顿住,慢慢回过头看着一脸平静的小林优子,心蓦然一沉。

思考了半晌后,羽生结弦点头。他不再去看小林优子的反应将会是怎样。如他所料,小林优子把自己的情绪掩藏的很好,大概她并没有那么喜欢自己。

清点完行李后,羽生结弦抓起桌上的机票,欲走。他想起还在卧室里睡觉的楠一,放下行李蹑手蹑脚地走进去。

“等他醒来后,告诉楠一他真正的父亲是谁,不要一直将他蒙在鼓里。”羽生结弦掖好被子对小林优子嘱咐。

羽生结弦走了,不拖泥带水,走的干净。

羽生结弦合上门的那一刻,羽生楠一缓缓睁开眼睛,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苦涩地看着母亲:“母亲,我是不是不是父亲的孩子?是别人的?”



T.B.C

咳咳,再次说一句,那些黑子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笔粗糙,凑合看。
正在努力更文中。





评论(8)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