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吉开花

磕cp是心灵的慰籍.

留白(8)

严重ooc啦
什么训练馆都是瞎掰的,毕竟一个死肥宅的世界是狭隘的~
文笔渣,勿嫌弃










梵高先生曾说: 我们生来就是孤独的……


羽生结弦和宇野昌磨到达哈尔滨训练馆的时候,大门紧闭,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他俩有些尴尬,这个样子就好像冰场里的人不想见他们一样。羽生结弦一个眼刀甩过去,宇野昌磨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推门进去。冰场的寒气瞬间涌来,使羽生结弦浑身轻松不少。


周知方是最先发现站在门口一脸尴尬看着他们的羽生结弦和宇野昌磨。穿过人群用手肘碰了碰金博洋的胳膊示意。



金博洋本来想发飙来着,聊的好好的干什么 !待他舍不得地转头看过去时,他最想见也是最不敢见的人儿就距离他米(骚瑞,我没有距离这个概念,随便写了一个~( ̄▽ ̄~)~)。



是你啊,又见面了呢,好巧(?)。几天不见,似乎更憔悴了,胡子都来不及刮。我这几天过得好也算不好。有沫沫,我开心。没有你,我失望。


金博洋彻底地陷入自己的思想当中。


“hi,yuzuru,欢迎来到哈尔滨!”金杨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平常看着还行关键时刻就掉链子的金博洋,扭了一把金博洋的小细腰后蹦哒到在放空状态的羽生结弦面前。


人群呼啦一下子从金博洋身边卷到“年度人气王”羽生结弦的身边。


“yuzuru,我们就盼着你来了!”


“到时候一起男男啊!”


“不要,yuzuru跟我男女!”


“……”


你们这群!!忘恩负义、见色眼开的家伙,美男了不起啊!来自于金博洋内心的呼喊,但是表面还是保持着“高冷王”的姿态。


羽生结弦进馆后第一眼看见的是人群中最显眼的金博洋。金博洋好像是自带光环一样令他最先看见。他看见周知方窜到金博洋身旁碰了一下,可是就那一下,他非常不满地看着周知方!金博洋好不容易注意到他,但他因为近视使劲地让别人注意不到的眯眯眼睛,看见金博洋走神的双眼。自己的眼皮突然跳了跳,很想大吼一声:我啊我,至少给我个回应。可是,他不敢。他又看见金杨朝他走过来说了句欢迎的话,接下来很多人都围到他身边说那些一起合作啊、一起男男双人啊什么的,但他没兴趣,他最想和金博洋来一次男男双人滑。


但是,羽生结弦你到底还在肖想什么啊,人家金博洋明显一副“我不想看见你但我就瞥一眼”的态度。暗自咬咬牙笑着回应和他打招呼的人。


隋文静脱离人群来到孤身一人刷微博的金博洋身边,说:“沫沫今天早放学,谁接?”


“老铁不用担心,我发微信给了江清璇让她帮我接沫沫。反正在我闺女眼里,江小妹就是她的半个妈妈。”金博洋抬头,不巧,看到一脸惊恐的隋文静:“干嘛,你这表情什么意思?”


隋文静手动合起下巴,斜眼看着金博洋说:“你该不会老牛吃嫩草吧,啧啧,金博洋,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独守空房寂寞了吧?是不是想找一个小妹妹谈谈恋爱,帮沫沫找一个新妈妈?”说着,还用肩膀撞了一下金博洋。


金博洋打了一个冷战,不知道是因为冰场散发的冷气还是隋文静的恶趣味,他一把推开正在坏笑的隋文静。


你老铁才不是一个喜欢老牛吃嫩草的人,我金博洋还是一个很纯情的人,感情专一,说一不二,有啥说啥。但是就是碰到他之后,他的性格好像就变了,就好像同人小说里的……ooc……?


戈米沙播放着音乐,神色严肃地扫过众人,在羽生结弦瞥一眼,再瞥一眼金博洋的样子后不禁顿了一顿,而后迅速调整好表情说:“这将会是我们的开场曲《In the name of the love》……balabala……”


羽生结弦听到歌名后愣了,中文翻译过来好像是“以爱之名”吧?垂下眼帘,窗外的阳光正好透进来,落在他的脸庞,睫毛的阴影落在皮肤上,叫人捉摸不透他的情绪。


“yuzuru?yuzuru?”戈米沙叫着。


羽生结弦回过神应了一声,不敢去看别人的表情,更不敢瞥一眼金博洋的状态,他知道他在看着他……


我还是,不要那么自欺欺人了吧,等到冰演结束,趁早回日本。不要什么原不原谅,和优子过一辈子挺好。他苦笑,努力让自己听清戈米沙在说什么。






T.B.C




说好的两天一更我竟然拖了一天,我的妈ԅ(¯ㅂ¯ԅ)。依旧笔芯❤️,不要脸地来求评论and心心~

评论(1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