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A 🌸(暂退)

磕cp是心灵的慰籍.

心脏悸动时 • 逆光

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追星女孩,因为偶像努力上进的精神感染了我,蹦出了 偶像题材  的文章。我追过很多韩国偶像团体,EXO,APINK,SNSD,MAMAMOO,BTS,RED VELVET,NCT都是我所喜爱的,但我的本命EXO不变。
谨以此文献给正在为未来努力的你以及受过校园欺凌仍然坚强活下去的你……




    摄像机中一片空白,原因是这里是首尔《一周的偶像》地下三层白色背景摄影棚。

    “开始录制了!”男声。

    当羽生结弦被主持问最喜欢哪个女爱豆或者那个女爱豆是自己的理想型的时候,金博洋竟有一些紧张。但因为公司表情管理教的很严格,他的脸上和其他人一样堆满了笑容。

    “我呢,没有最喜欢的女爱豆,倒是理想型的话,他最好有一颗小虎牙,身高比我矮,但至少要168以上,歌舞rap都好,还会对我撒娇。”羽生结弦揉了揉脑袋,有些不好意思。说话的时候眼睛不知道往哪儿看去,谁都没注意到。

    金博洋感叹,除了他是男的以外,这些他都很符合羽生结弦的理想型。呀,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总是这么关心羽生结弦的事情。正要锤一下自己的脑袋,就听到主持人说:

    “那么BOYANG呢?最喜欢哪个女爱豆?”

    金博洋倒是很认真的想了一下。他还没出道的时候,就很喜欢听IU唱的歌,他觉得IU前辈的声线很特别,是一听就会上瘾的那种。

    “IU前辈是我最喜欢的前辈,理想型呢?”金博洋顿了一下,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正在低头整理碎发的羽生结弦,收回目光后心一横,咬咬牙说:“女的!”

    what?女的?就这一个要求?

    全场爆笑,除了红着脸的金博洋和正在苦笑但不明显的羽生结弦以外。金博洋并没有看到当他说出要求的时候羽生结弦期望的眼神“噗”的一下灭了的样子。

    “选出你心中的团宠。”

    六个人不约而同的指了同一个方向,金博洋所在的地方。金博洋一懵,也指向自己,说实话,他并不觉得自己是团宠啊,倒有点像团欺。

    “BOYANG xi为什么是团宠呢?”

    大哥费尔南德兹说:“每天他最晚起,五个哥哥也不舍得叫醒他。吃的量最少,五个哥哥和一个弟弟都心疼,恨不得给他多加点。”

    二哥戈米沙说:“摔一跤也会心疼的那种,也舍不得他白皙的皮肤被晒黑啊晒伤什么的。”

    三哥柳鑫宇说:“在我们七个之中是最晚进公司的练习生,但是看到博洋奶白奶白的样子特别心软。”

    四哥羽生结弦说:“特别会向我撒娇,尤其是没有了吃的,手机被没收的时候。虽然忙内是我们的shoma,但是在我们六个人眼里,博洋好像才是真正的忙内,撒娇卖萌什么的不在话下。”

    五哥金镇瑞说:“因为是中国人,在韩国练习生里比较少的吧,把博洋当做弟弟一样,不过有时候还会很过分的坐在我腿上,像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孩。”

    七弟宇野昌磨说:“……其实我也不知道BOYANG为什么会是团欺,我跟着哥哥们指的。”

  
     “……”

    “那认为谁是团欺?”

    六个人指向宇野昌磨,小豆丁表示自己很委屈,被欺负的日子还不少么?

    “为什么呢?”

     金博洋抢先说:“因为是最小的,而且是最矮的,所以很容易被欺负。”

     其他五个人默默点头,shoma在心里mmp,但脸上还是笑眯眯,我可会表情管理了!哼,BOYANG,我不宠你了!

    录制完一周的偶像,七个人上了车,助理驶向宿舍。

    金博洋觉得,在韩国出道是他进入公司当了练习生后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就如某团已经退了的前辈所说:在韩国出道,几率非常小,要么一辈子当练习生,要么退出公司。当社长找他过去的时候,已经看到有六个人站在社长的办公室里。一句“好好练习,要准备出道”的话在他的耳边炸开,快要到出道的日子,他都觉得自己在做梦。踏上华丽的舞台,看着拿着应援棒的粉丝,他的内心深处在表面的兴奋之外,膨胀在脑子里的全部都是疑问:我刚刚的走位有没有错?我的表现合格了吗?忘不掉练习生时期,因为训练强度大,脚崴伤了涂一下红花油继续跳,骨头自然会接上去,嗓子唱哑了连吃几颗润喉糖继续唱。因为他的内心告诉他,成为一名又唱又跳偶像是自己的梦想。

   

    “IU前辈是博洋的偶像是吗?”羽生结弦看到金博洋手机屏幕上播放着IU(李知恩)在音乐银行打歌舞台的视频,轻声问了一句。深处意思就是IU是不是你的理想型。

    金博洋头也不抬,当说到自己的偶像的时候,他比谁都兴奋:“对啊对啊,哥我跟你说,IU前辈唱歌老好听了……”真的是一兴奋连韩语都说的不标准,然而金博洋并没有注意到旁边羽生结弦黯然的神色。

    如果我也像IU前辈一样优秀的话,博洋是不是会喜欢我?

    练习生时期,羽生结弦是公司里最受欢迎的练习生,不但有颜而且实力好,很容易和其他人和睦相处。但对羽生结弦非常了解的人来说,他的内心实则很孤独。高中时,他不顾父母反对放弃学业只身一人来到韩国,操着一口日语穿梭在韩国大街上,好不容易在首尔找到了一所高中上学,却落选了一所有名顶尖的娱乐公司举办的练习生甄选活动,失去了当练习生的资格。白天里努力学好韩语,认真上课,夜晚在自己租的房子里练习舞蹈和声乐。当自己的梦想被韩国同学拆穿时,他听见周围的嗤笑和嘲讽,有人告诉他:“偶像是韩国最不缺的,也是地位非常低的职业。”他偏不听,为了自己的梦想而执着,然而换来的是每天韩国同学在自己头顶上浇一桶冷水、凳子上没吃完的面包屑和方便面残汁、桌子上写满对自己抵制肮脏的话语,他都忍了,因为自己的梦想。后来也因为自己的执着和努力终于在一家也算有名的娱乐公司获得练习生资格,就这样出道当了一名令人瞩目男爱豆。

    有一次他凌晨练完舞关门走人,走过一间通明的练习室,里面传来生涩的韩语rap,那人好像又因为自己韩语发音不标准骂骂咧咧说了一句话,他没听懂,但估摸着应该是句中文。他推门而进,看到一个奶白奶白的少年坐在练习室中央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瞪大眼睛看着。“努古呀?(你是谁?)”少年问。羽生结弦走进去,随手关上门,向少年介绍了自己,于是好不生涩地对少年教起了韩语。看着被暖黄的灯光照耀着的少年的白皙的侧颜,他竟破天荒地想偷个香。但他告诉自己,对方可是个男的!但到后来,这种感觉越来越鲜明,他捂着胸口感受那一颗扑通扑通跳着的心脏告诉自己,他是喜欢上那个纯朴可爱的少年金博洋了。

   

   
     只要在我眸中
     曾有你芬芳的夏日
     在我心
     永存一首真挚的诗

     那么就这样忧伤以终老
     也没有什么不好
                   
                                —— 席慕容《让步》



T.B.C

各位们,我并没有放弃  留白  哦,只是想起什么写什么,我不会弃文的。
希望这部文章可以直达你们的心灵深处,给予那些正在努力追求梦想的人一个鼓励。

评论(9)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