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吉开花

磕cp是心灵的慰籍.

【柚天】不痛症【大结局】

*OOC属于我,谢谢
*圈地自萌,请勿上身真人
*本文属于个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捉虫
*渣文笔,请勿嫌弃

“下面出场的是来自中国的金博洋在平昌奥运会取得了第四名的好成绩。”
金博洋滑入冰场,一身考斯滕引起场内粉丝的注意。不再是那几件令粉丝头疼的辣眼睛的考斯滕。蓝色丝绸上衣紧紧贴着他的身体,有些透视 ,隐约可以看见诱人的腹肌和胸肌。点缀着些许亮片和钻石,在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刺了他们的眼。可以说,中国这一年在金博洋的考斯滕上花了不少功夫。
最显眼的就是他脚下的金色冰刀,似乎很配某人。
像蝴蝶,像飞扬的绿叶,轻盈地在冰上起舞。就当作自己是祝英台,无法与爱的人白头偕老。
突然,金博洋脚下刀锋一转,右脚点冰,左脚用力向空中蹬去,一周 ,两周……
场内冰迷正要习惯性地为金博洋的四周跳鼓掌,好像,似乎,又多了一周!
场内一阵哗然,五周跳!在北京冬奥会赛场上正式开启了五周跳的时代!
“太棒了!高难度的五周跳被金博洋做了出来,不愧被称为‘难度小王子’!”
一曲毕,金博洋做着最后的手势,困乏地闭上眼,过几秒,又睁开。朝着四周的观众和粉丝们鞠躬,最后的诚意。
赛场上瞬间下起了“小猪佩奇”雨 。
金博洋滑出赛场,任由冰童捡拾着小猪佩奇。许兆晓教练给金博洋披上外套,并给了他一个鼓励的拥抱。

他扶着雪白的墙壁,捂着左腹,脸色苍白、痛苦地一步一步往中国队休息室的方向走去。奈何许兆晓教练有事不在身边,老铁也和韩聪出去过二人世界,好像没人可以求助呢。
即使是吃过了药片,也在痛苦的世界里挣扎着。
“博洋选手,要帮忙吗?”
金博洋慢慢回过头,是宇野昌磨,还有,在他身后冷冷站着的羽生结弦。
金博洋摇摇头,刚想开口,就听宇野昌磨说:“可是博洋选手看起来很虚弱呢。”
其实,在金博洋回头的那一瞬间,宇野昌磨就被金博洋的状态吓懵了。
整张脸被汗水打湿,惨白的脸在灯光的照耀下有些诡异。更瘆人的是,原先饱满樱红的嘴唇在此刻被金博洋咬的渗出血来。
金博洋强压着左腹的不适,勉强地扯出一个笑容,说:“真的没事,只是冰场上有点冷,不适应罢了。”
刚说完,踉跄地朝后退了几步,直直的背朝着地面摔去。
在意识快昏迷的那一刻,他好像听见了沉重的脚步声,听见了羽生结弦慌张地喊着他的名字,看见了羽生结弦一脸慌张的样子。他自嘲的一笑,昏迷过去。

羽生结弦觉得,金博洋在他面前昏迷过去,是他此生最难忘、最紧张的时刻,比自己上战场还要紧张。
他眼睁睁的看着他爱的人被推进冰冷的手术室,他却无能为力地坐在外面焦头烂额。
“前辈,你已经在这里等了三个小时了,还没吃饭,要不先去吃饭再回来好不好?”宇野昌磨从餐厅吃完饭后来到医院,看见羽生结弦呆呆地坐在手术室外,有些不忍。
羽生结弦木讷地摇头,嘶哑着嗓子:“不,我不要,我要等天天出来。”
宇野昌磨还想说什么,却又咽了回去。
隋文静还在擦着眼睛,头靠在韩聪的肩膀上 有些无力。
“天天真是受苦了 明明叫他不要再练五周跳了,他跟我答应好了的。哈尔滨大骗子!”隋文静看着依旧红着的字“手术中”,心中不免一阵酸痛。
夜里的医院,有些寂静。

“臭小子,就知道五周跳,连命都不要吗?”赵宏博用食指用力点着金博洋的脑门儿 后者嘟着嘴唇发出类似撒娇的声音:
“教练,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在赛场上做五周跳,当时心情一激动,多转了一圈而已嘛!”
“对了,刚刚羽生在外面,已经走了。”
人群中传来声音,金博洋不知道是谁说的。但在那一刻,他的心猛地沉入深渊里。
羽生,来了?
“他,来干什么?”
“你晕倒的时候就是他和宇野一起送你来医院的。”
他以为,羽生不会再管他了,会冷漠的弃他而去。
他不顾众人的阻拦,不顾冬天时地板的冰凉,不顾左手还在输着葡萄糖,穿着病服光着脚跑了出去。
金博洋茫然地看着周围,喘着气寻找着羽生。
“天天,羽生回去了……”
是谁在唤他?金博洋不知道,他闭上双眼,陡然一颗泪珠落下。他还是失去了羽生结弦不是吗?正要心灰意冷地转身回去,手腕被人抓住。
他诧异地回头,面前的人笑魇如花,眉间一片柔情,深情唤他:“博洋……”
金博洋抬起双臂,紧紧地环住羽生结弦的腰,头靠在羽生肩窝里。
“我们,结婚好不好?我想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END.

原谅我渣文笔,写不出什么。今天早上英语口语刚考完,回来赶文章,有些粗糙。有些滑冰的场面我是真的无能为力了。
昨天早上看到那个消息后,整个人都是飘的,上课都在笑。柚天cp我要粉一辈子的(๑>؂<๑)。
最后,看文愉快。

评论(8)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