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A 🌸(暂退)

磕cp是心灵的慰籍.

【柚天】留白(2)

◇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 本文属于个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OOC严重,请勿嫌弃
◇ 与真实内阁人员无关
◇ 小学生文笔,请勿嫌弃

那我,开始,发文了?

沫沫紧张得望了一眼隋文静,大概是心有灵犀,隋文静几乎是0.0000001秒回头对着沫沫竖起拳头说:“沫沫要加油哦!给爸爸,和叔叔阿姨争光好不好?”
沫沫懵懂地点头。还是个6岁的孩子,不知道争光的意思是什么。但是至少听懂了要加油。
沫沫拿着小提琴走向舞台中央,朝着观众席礼貌地鞠了一躬后,拿起琴弓。
当全场的灯光聚集在沫沫身上时,沫沫拉动琴弓,清悦的乐音从弦里流露出,羽生结弦感到一丝丝的不真实。
从沫沫上场时露出的小虎牙,灯光打到沫沫脸孔上的那张他与某人的结合版,再到同样家乡是中国哈尔滨,他心里隐隐有些猜忌,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抓住沫沫的手,问他的爸爸是谁。
羽生结弦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妻子看着他时的苦楚的神情,也没看到幕布后隋文静悄悄探出头来抿着唇看着他时的复杂神情。
也就只有金博洋这个大傻子还欣赏着自家闺女的表演。
“父、私が演じます。(父亲,我要表演了。)”一旁的小孩细声开口。
羽生结弦回过神,沉默地点头,冷着脸说:“頑張って,くすき。(加油,楠一。)”
羽生楠一悄悄地看了一眼父亲,父亲没有看他,顺着他的眼光看去,父亲在看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长得很漂亮,弯弯的眉毛给整张脸带来了俏皮与甜美。只是,他觉得有一丝的熟悉感,而这股熟悉感他并不能马上分辨出来,只觉得近在眼前。
“行きましょう,楠一,父の母はあなたができると信じています。”(去吧,楠一,父亲母亲相信你是可以的)小林优子伸手整理儿子的领结,温柔地说。
羽生楠一点头,转身朝着舞台走去。
小林优子收敛刚刚对儿子温柔以对的模样,恢复冰冷的神情。
没嫁给羽生结弦前,她是一个非常爱笑的女孩富家女孩,整天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对待任何事都要露出一副洁白的牙齿,令人看了就会心情愉悦。嫁给羽生后,她也懂得收敛,慢慢地转变性格,变得不再那么爱笑,冰冷,有时候也充满心机。
小林优子微微垂眸,睫毛的阴影落在皮肤上,深不可测。她开口:“何必这么对楠一,他还只是个孩子。不要因为你的原因让孩子活在阴影里。(日)”
“优子,你应该清楚,楠一并不是我的孩子。(日)”羽生结弦看着台上的羽生楠一,手指慢慢转动着右手无名指上的婚戒,有些嘲讽。
小林优子深深地闭上眼,片刻睁开眼睛,微皱着眉,不满而又无奈地说:“这个我当然清楚。可是,五年了!你就没有对我和楠一……”
“对不起,优子,我爱的是他。”
羽生结弦转过头看着面部有些扭曲的妻子。
“他不会原谅你的,结弦!如果他选择原谅你,他会自己来找你的!但他并没有。结弦,你要接受现实。”
小林优子神情激动,微扬着眉毛,表情有些狠戾。
“闭嘴吧优子,楠一正看着。”
小林优子咬咬嘴唇,想要说什么却只是忍耐地咽回肚里。

金博洋彼时正对着舞台上专注弹着钢琴的羽生楠一出神。
羽生,楠一?金博洋默默地想。
名字还真像,只是这张脸并没有给他带来熟悉感。甚至是觉得陌生。羽生那张脸他是永远不会忘的,默默在心里拿着羽生的脸和小孩的脸作比较,最后敲出结论:还是自己闺女像一些。
我在想什么呢!如果人家根本不是人羽生的孩子。金博洋扶额,为自己的智商感到着急。
“沫沫觉得自己会赢吗?”
“不知道诶,大概不会,这个小哥哥弹的真好,沫沫感觉会输。”
“沫沫加油就好,爸爸永远支持沫沫。”
金博洋看着女儿认真的侧脸,心里涌起一阵心酸。
马上又要冰演了,这次冰演的地区就在哈尔滨,自己门口。很多退役的花滑选手此次都被邀请来,比如金妍儿,费尔南德兹,羽生结弦等,哦,还有自己。
五年来,把沫沫在公众面前藏得很好,这次恐怕要曝光了。有些后怕。
金博洋想永远的藏住自己的闺女,这是他的女儿,他不允许任何人抢走他的女儿。沫沫是他的命,是他的宝,也是他的劫,未结束的情劫。

“你怎么就先走了,还没等沫沫颁奖呢。”韩聪抱着沫沫,沫沫抱着奖杯出现在金博洋的视野里。
“他们是不是问你们是不是沫沫的父母,毕竟你们是个体育人。”金博洋掐灭烟头,吐出最后一口气,接过韩聪怀里的沫沫。后者抬手对着空气扇着风,对爸爸吸烟的行为非常不满。
韩聪点点头,并肩和隋文静走着,没说什么。
隋文静异于平常,变得沉默。以往的她,先是要吐槽几句金博洋。
金博洋逗着沫沫,奇怪地看了一眼老铁,感到与平常不同的低气压,他随口问怎么了。
隋文静没答话,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直至韩聪用肩膀轻轻的撞了一下她,隋文静才微微回过神,开口的第一句令金博洋惊讶无比:“我今天看见他了。而且,他的儿子得奖了。”
金博洋脚步微微顿住。
“他的,儿子?”
“嗯,就是那个叫羽生楠一的。”
怪不得呢,名字那么像。原来,是父子关系啊。金博洋在心里感慨道。
只是,为什么心如此痛,痛的自己不能呼吸。
“他的妻子很漂亮吧?”
“很漂亮,听说是个财阀的女儿。”
金博洋再次陷入沉默。他也似乎明白为何当初羽生结弦告诉他要为家族着想,是为了钱呢?还是为了什么?
沫沫几次快要阖上眼皮,对着爸爸宣告自己快要睡着。金博洋也没拖拉,叫上隋韩不发加快回到酒店。

这个夜晚,羽生楠一过得并不好。
晚饭时,他默默地用筷子搅着小碗里的米饭,耳边是自己听不懂的英语,但他知道,爸爸妈妈又在吵架。
“You know that when your child just comes back, you still put on your clothes and face.”(你明明知道孩子刚回来,你还摆着脸色)小林优子瞥了一眼正在喝啤酒的羽生结弦,语气露出些许不满。
“Is he my child? If he is really my son, why should he be so afraid of me?”(他是我的孩子吗?如果他是我的儿子,用得这么怕我吗?)羽生结弦握着酒瓶,一双眼睛犀利地看着正在低头捣饭的羽生楠一。
“Then you think of the reason.”(你自己想想原因)
“Oh, have you not forgotten what he said before he died?”(呵,你还没忘记他临死前说过的话吗?)
“How can I forget it? He made you take good care of me and the children.”(怎么会忘记,他让你好好照顾我们母子俩。)
“No, he also said a word, he told you not to move the truth.”(不,他还说过一句话,他让你不要动真情。)
小林优子喝汤的动作猛然顿住,抬眸看了一眼悠然喝酒的羽生结弦,眼中蓄满眼泪。
他是自己的初恋,松崎优树,也是羽生结弦的发小。
松崎优树是国家内阁人员。年纪与羽生结弦相仿就已经有所成就,如果不出意外,他将是下任日本首相。在临近选举的前两天,松崎优树在自己的公寓里被一把尖刀桶至心脏,在邻居发现他时,他还有微弱的几口气。
松崎优树撑到羽生结弦和小林优子匆忙赶到的时候,他拉住羽生的手说:“羽生君,帮我照顾好优子,能否娶她,并护她一生周全。”
羽生愣住,当时的他正与金博洋热恋,处于情正浓的时候,也并没有对外公开,对于松崎优树的遗愿他有犹豫。
“优子是我最放不下的人,我死后,内阁的人肯定也不回放过优子,羽生君,帮我,好吗?”
羽生结弦看着松崎优树嘴角流出的鲜血,他眼里的恳求与真诚、急切。回头,看见小林优子伏在床沿,无助的痛哭,他心里划过一丝痛楚。他知道,如果最初这个选择,他将与小林优子生活下去,并且必须离开自己的爱人。
点头,看着松崎优树放松的笑容并安然去世、小林优子抱着松崎优树几近晕厥的痛苦,只觉得自己快已窒息。
扶着雪白的墙壁,面孔上划过眼泪,博洋,对不起。

评论(7)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