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吉开花

磕cp是心灵的慰籍.

留白(7)

我又来更文啦,应该是时隔两个礼拜差不多没有更文了。录取的事情都过了,我就有精力来码字。
1.请勿上升真人,尤其是汪汪叫的狗
2.文笔渣,不要嫌弃,你行你上
3.本文属于个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我不惧怕舆论,更不惧怕别人的目光,但我惧怕的是他在悄然离我而去。

和宇野昌磨一起下了飞机后,羽生结弦凭借在日本苦学中文的结果在出租车司机东北口音的洗礼下如鱼得水,没有办法,以前和金博洋在一起的时候耳濡目染连中文发音都是操着一口东北汉子的口音。

宇野昌磨眼里流露出疑惑:“你什么时候学的中文?”

“以前他教我的。”

“……”

宇野昌磨瞬间明白,转而不再多说什么。他自然知道羽生结弦口中的那个“他”是谁,他也无需过问。

三伏天在哈尔滨也热的慌,本就因为天气而过于烦躁的羽生结弦想着接下来怎样面对金博洋更加烦躁了。无力地靠在车座上,看着窗外繁华的哈尔滨,高架桥上花滑冰典的两面广告牌立在高架桥旁,广告牌的主角引起他的注意。

突然,出租车一个刹车,羽生结弦身体猛地往前倾,朝着出租车挡风玻璃往外看去,几十辆车甚至于几百辆车在高速路上堵车了。

羽生结弦放下心,正好,可以趁机看看那块广告牌。主角是他早已心心念念已久,长时间占据他心头的人称花滑四周跳的小王子——金博洋是也。

上次在日本没有好好看看他,现如今隔着这么近的距离,金博洋面部棱角越来越鲜明,挂在脸上不羁的笑似乎要摄人心魂的模样。下面来了一个龙飞凤舞的金博洋的签名,相对于以前稚嫩的笔锋,现在的金博洋似乎很狠戾的样子。以他的中文实力,非常轻松的认出了广告牌上的用樱花组成的中文小楷体以及英文原体:三生的樱花,愿盼来三世情缘。Harbin's  ice  a grand ceremony
,Only you can't be less.(哈尔滨的冰上盛典,唯独不能少了你。)

三生的樱花,愿盼来三世情缘。

樱花代表的是自己吗?

羽生结弦不敢妄想,

忽然,车子开动离广告牌远去。

这厢,金博洋正被许老头教训。

“人家都快到了你还在这儿干什么,嘿我说你金博洋,人越大越风流是不是?”

“没有,我还是很纯情的。”

许老头眼皮骤然一跳,觉得剩的不多的头发一夜之间快秃了。

“hi,Boyang,why do you stand here?what   hot weather,isn't it?”

金博洋抬起头,看见杂技娃和梅德韦杰娃戴着反光墨镜站在自己面前。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头,打算保持一下自己高冷的形象,突然有人熊抱了自己,吓得高冷王有点懵。

“hi,guy,Miss you so much!”

金博洋黑脸,“说中文!”

戈米沙讪讪地松开金博洋,像冰场的主人一样招呼众人进去。等到众人都进去以后,戈米沙拉住正欲抬脚跟进去的金博洋到队伍的最后一列,悄悄咪咪地说:“羽生结弦不是要来吗?你不尴尬?”

金博洋咬牙切齿:“我当然知道他要来,再尴尬又能怎么样?”有人突然回头看了一眼,金博洋回以足以让对方惊艳到的露出小虎牙的微笑,看到对方转过头去,才继续说:“反正以前的事都过去了,我已经不相信爱情了,独自养着一个女儿也挺好。”

戈米沙突然觉得这个大兄弟有点可悲,说什么不相信爱情的鬼话,他敢发毒誓,金博洋以后会“啪啪啪”打自己的脸。

“那你刚刚在门口干嘛?是不是在等羽生结弦啊?”戈米沙突然笑得有些“淫,荡”,而后收起笑脸说:“也是哦,毕竟几年不见了嘛!”

金博洋脸一沉,推开戈米沙快步朝前走说:“爱滚哪儿滚哪儿去,反正这个地方不欢迎你!”

戈米沙明知道他在开玩笑,却还是装作一副很可怜的样子追上去:“别嘛,咱好不容易聚在一块儿,就别赶我走了呗!诶,对了,下次记得带上沫沫!”

“哦,只要你不提他就行,省的我心烦。”金博洋保持自己高冷的形象,双手插进裤兜里说。戈米沙默默翻了个白眼,追上去。





T.B.C




我非常不要脸的来求评论,求点赞,爱你呦,么么哒~(^з^)-☆

评论(19)

热度(37)